菜单

见到牧昊天身旁的陆子衿,可是又想自己为什么要和牧昊天解释

2019年11月26日 - 新闻中心

关于牧昊天和他前女友的事情,陆子衿一直没问,她想,他不说,自然有他的苦衷,而她要做的,就是帮他忘记从前的伤痛,给他一个美好的未来。但这天,牧昊天开车带她来到一片小树林,主动跟她讲述了过去的感情经历。“八年前,在这片小树林,我遇到了正在写生的顾筱笙,她就坐在那棵树的下面,背影就像是一个天使。一种感觉让我想要追上她的步伐,因为一个照面我断然的离开了那个小黑帮,每日除了逃离他们的追杀还不停地找着机会追求她。”牧昊天像是陷入了回忆,闭上眼睛露出一抹笑容,犹如一个刚陷入爱情的男孩,“一见到她我就无法自拔的喜欢上她,许是被我烦了她竟然答应了我,那一年是我快乐的一年,逐渐我们陷入了热恋,第二年我和她同居,第三年我们打算一起去国外结婚。”陆子衿没有打断他,在一旁静静地聆听,他睁开眼那双眸已经变得通红,“再之后没有第四年了,那群人在我们打算去巴黎的前两日找到了我们,她为我挡了一刀,而我却救不了她。她就死在我怀里,我觉得那一刻我疯了,呵呵,冲上去和七个人扭打在一起,也许是她在保佑我吧没有受到致命的伤,只是在医院躺了一个月。”牧昊天双手抱着头部,手肘隔着大腿,声音沙哑,不再有平日里的风采,现在的他犹如一个陷入沙漠的可怜人,步入绝境深陷其中。“昊杰说……当年她已经有孕三个月……而那把刀一刀刺穿了她……”陆子衿靠近他,像是安慰一个孩子,抱住了他,眼泪从眼眶流落。想到那个爱牧昊天爱到彻骨的女孩,牧昊天对她不只是爱还有愧疚。“一切都过去了,她没有怪你,她一定希望你能重新获得自己的幸福。”“昊天……你一定……要幸福……”他仿佛听到筱笙的那后一句话,眼中似乎有了一种别样的色彩。牧昊天慢慢抬起头,他想这一份幸福是他此生必须抓住的,他不会再重演顾筱笙的那份悲剧。他自卑过,怪自己没有能力保护自己的女人,所以他不断的让自己变的强大,而陆子衿的一次又一次让他感觉到自己是存在的,那颗心事跳动的。“那你现在住的那个别墅……”陆子衿的声音有些沙哑,考虑了许久才问出来。“我和她同居在那一处,当年我们都没有钱,只是租了一套小房子。后来我回来后发现这段地方拆迁重造了,便买下了哪里。”现在的牧昊天很坦然,既然已经说出了所有的事情,又何必因此来隐瞒她呢。忽然听到陆子衿轻笑一声道,“牧昊天,我们等日出吧,你看天还有一个多小时天就亮了,我还没看过日出呢。”她的眼中隐隐的带着稍许泪光,眼中有着期待、渴望还有一些他读不懂的情绪,他感觉陆子衿也有心事,可是她却不愿意说。牧昊天点头,两人走下车,走入小树林,找到一片小土堆,坐下互相依偎着。陆子衿靠在牧昊天的肩上,忽然感到一阵困意袭来,眼睛半阖着没过一会便睡着了。牧昊天带着微笑侧过头看着入睡的陆子衿心里竟有那么一丝甜蜜。原本属于顾筱笙的位置仿佛又能够住进一个人,顾筱笙对于他的记忆都随着这个人的出现淡去。陆子衿与牧昊天的恋情早已传遍整个S市,公司里的人有的嘲讽,有的羡慕。但既然众人皆知了,牧昊天打算正式带陆子衿回家见父母。什么?这么快就要见婆婆了?婆媳关系自古以来就是一道坎儿,要万一未来婆婆不喜欢自己该怎么办?……想到这儿,陆子衿更加紧张了。见到陆子衿的表情牧昊天似笑非笑的戏谑道:“你不会是怕了吧,我妈咪很好相处的。”陆子衿嘴角有些抽搐,想了一会还是答应,“好吧,那我先走了拜拜。”说完立刻转身,像是要逃跑一般的离开。“好!那我下班来接你!”牧昊天在后面有些惊喜的大声说道。很快就到了下班时间,牧昊天带着陆子衿走进了一家造型店,这家店在这条街上并不显眼,在外面看店面小的可怜,让人一看就没有想要入内的念头,可是一入内,里面古朴的装潢一下子吸引了陆子衿。这家店比她想象的要棒很多,里面的装修风格很合人胃口,以及那长廊神秘的感觉,牧昊天沉声对店里唯一的一个女店员说道:“小薛帮我把她装扮一下,不要太隆重,家宴。”说完便直接坐在那沙发上,行为放松慵懒邪魅。那名穿着时尚的店员朝着两人露出无可挑剔的完美笑容鞠了一躬,随后给陆子衿引路,陆子衿跟着她走入换衣间。陆子衿见她帮自己选好了衣服,换好后她有给自己化妆,她给陆子衿化了个淡妆,只是涂了唇彩画了一下眉,陆子衿如一个魔女一般神秘慵懒,如同从西方的油画中走出来。陆子衿淡笑着从后方走出来,牧昊天本看着报纸,却被眼前的景象吸引,微微挑眸,漆黑眸子闪过一抹惊艳,嘴角上扬似乎很满意。陆子衿身着一件绛红色的套装,丝绸般紧密的材质衬托出修长姣好的身材,红黑相间的神秘感,头发被烫成波浪披散的后腰,像一个神秘的女郎,像极了那一次陆子衿扮舞、女和自己在包厢邂逅的感觉。陆子衿也觉得不错,像一个模特一样走到牧昊天面前单手叉腰,勾起迷人的唇角问道:“怎么样?”牧昊天挑眉道:“在小薛手下母猪也能变成女神。”陆子衿嘴角抽动了一下,连夸一句都不肯吗?真小气!转身哼声道,“哼,我权当你是在夸我了。”牧昊天耸肩没有说话,直接上前一步搂住陆子衿的肩带着她走出小店。车子开到一片人少的郊区,能看到一个半山腰处有一个古堡,正是黄昏时分那古堡被衬的格外美丽。车子开上盘山公路上,陆子衿突然觉得呼吸困难,神经紧绷,她感到很紧张。牧昊天似笑非笑的戏谑的问道:“你在紧张?在怕什么?”我怕准婆婆……陆子衿没好意思说,佯做生气地瞪了他一眼:“要你管!”牧昊天嘿嘿一笑,车子拐进豪华别墅区,轻车熟路地找到自家大门。准婆婆像是早就知道了今天准儿媳要来家的消息一样,早早就等着了,见到牧昊天身旁的陆子衿,掩不住满脸高兴。陆子衿先前的紧张在看到牧母和蔼的笑容时,全部烟消云散了,对她后面打发牧昊天去厨房帮忙的举动也并无奇怪,直到她拉着自己来到一间卧室。还有床头的几张照片,全都有那红色的身影,“子衿你不要误会啊。”牧母对着陆子衿笑得若无其事,“我知道顾筱笙对牧昊天很重要,若是他连这个女人都会忘记,那么他也配不上顾筱笙对他的一片痴心。”顾筱笙,牧昊天念念不忘的前女友。一时间,陆子衿好像明白牧母的用意了。

陆子衿在同事聚会上喝得找不着北,走在路上跌跌撞撞遇到了顶头上司牧昊天,他见她醉的不省人事,只好先带去了自己家里。
第二日,陆子衿猛然睁开眼睛,发现已经早晨,头很痛。她揉揉脑袋,一个鲤鱼打滚坐了起来,眼前有些模糊,这里是哪里?
忽然发现四周不是自己的家里,有些慌张这个房间很大,基本上是灰色的色调在这其中会感觉自己被这个世界吞没了。
脑子里不断地回想,自己昨日的事情,可是怎么也想不出来。
她看到床上有一件新款的衣服,应该是为自己准备的,她下床的时候腿还有些软绵绵的。换了上衣服,她发现这件衣服也是红色的,和自己那时候选的款式有些相同,有些疑惑。
跑出房间,刚打开门便看到正坐在沙发上看报纸的牧昊天,她这才有了点印象,好像昨天自己碰到的是牧昊天。
然后…然后…然后不会是朝着他耍酒疯吧?有没有说不该说的事情?
牧昊天抬起头,饶有兴趣的看着陆子衿,她的头发有些凌乱,脸色有些苍白,穿着自己放在她床边的衣服,正不知所措的站在门口。
他戏谑的目光顿时令她感觉尴尬万分,“怎么?醉酒少女醒了?”一道沉稳的声音传来,性感中带着戏谑,陆子衿看到他脸上妖稚的笑意,又看了看自己,恍然大悟。
连忙跌跌撞撞的跑回房间,冲进洗手间,心跳的急速,她大口呼吸。迅速洗了个澡,整理了一下头发,整个人顿时精神了不少,等她打理完毕缓缓从洗手间走出来的时候总感觉自己忘记了什么事,使劲的想就是想不起来。
走出房间,正想问牧昊天昨晚的事情,一眼便望见了客厅中的那口古老的大钟,不停敲着,发誓哒哒哒的声音。上面的时间似乎是……八点半了?
完了,要迟到了! 陆子衿果断觉得不妙了。
陆子衿慌忙的对牧昊天说:“谢谢收留!我上班要迟到了先走了。”她来到门口,打开门就冲了出去,她突然忘记了这是在哪里,这下她只能打的了。
突然发现自己的包包没有带,又跑回去,敲门。门被打开,牧昊天靠着墙,眉梢一挑“嗯?…还有什么事?”
陆子衿红着脸咳了几下声音有些弱弱的说道:“我的包忘记拿了。”
牧昊天帮她拿了包让她带着,陆子衿觉得很不好意思,道了声谢,便快速的离开。一路上心跳不止,都在回想着之前尴尬的场景,咬着唇不停地骂着自己陆子衿你真笨!
一天下来陆子衿都在办公,午饭时间也没去,到晚饭时间才去,她觉得自己要被压榨死了,怎么上一任总监堆积了这么多工作!她要求要涨工资!
又加班到很晚才拖着沉重的脚步回家,这几天都没有收到秦暮生的短信,不知道他怎样了,陆子衿又想起那天的事,心中百般纠结。
这个牧昊天真是胆大妄为。
回到家后打开电脑看八卦,不看不知道一看吓一跳,天哪,是牧昊天拉着自己的背影居然还占据了头条。
这些人有够无聊的,明星八卦不登偏偏登牧昊天的,咬牙切齿的看完。
标题是:醉酒少女邂逅牧昊天两人度过夜晚
这是什么跟什么嘛,乱七八糟的东西!下面很多评论,男的吐槽女的嫉妒等等有几万条。
陆子衿嘴角抽搐,幸好只被拍到背影,否则自己岂不是要被口水淹没了。好想找一个地洞将自己埋下去!
看来以后和牧昊天在一起得注意了,不能再喝那么多酒了,喝酒误事还在牧昊天面前出丑。
发现手机里有几条短信,有一条是艾米的,果然被她认出来了。“子衿表现不错啊,这么快就和牧昊天在一起了。”
陆子衿撇撇嘴,在一起?还差的远呢,她多是在他家留宿一夜。
可是若是这样和艾米说的话,艾米肯定要炮轰陆子衿了,留宿在牧昊天家还有什么不满足的?
翌日醒来,她揉了揉太阳穴,让自己清醒一点,今天她不用上班,胸口有些闷闷的。镜子前的自己眼圈很浓,脸色苍白,嘴唇没有一丝血色,看起来憔悴。她好像生病了,躺在床上没有一丝要入睡的感觉,时不时的发呆。
去冲了个澡,脸色稍微恢复了一些,到了家附近的一家医院挂了号,然后在一边等着。她看到一位医生,十分年轻脸上带着温润如玉的笑容如同春风,十分帅气,而且看起来地位不低。从路人的话语中似乎听出了什么,刚才那个年轻医生,莫非就是那个牧家的二少爷?看起来和牧昊天完全是两个品种啊。
轮到她了,是牧医生看诊,陆子衿从侧面偷偷打量他,他确实长得很像牧昊天,浓黑的眉高挺的鼻梁削薄的唇,可是气质截然不同。
牧昊杰早已习惯这种火辣的目光,在面对陆子衿的审视中完全脸上的表情完全没有变化,“我想陆小姐应该是贫血症,你先去验一下血,然后拿着报告来找我。”
陆子衿愣了愣,然后点点头然后便只身走出门,贫血?怪不得头一直晕乎乎的。
陆子衿苍白着脸走在医院的走廊上,发现秦暮生坐在医院的长椅上,脸色不好她似乎从他的脸上看到了颓废的神情。脸色苍白,靠着长椅目光无神。上前一问,才知道他的爷爷得了肿瘤,好言安慰了一番。
“陆子衿?你怎么在这里?”从陆子衿身后传来牧昊天的声音,声音虽然平静但是陆子衿却听出了一抹怒意。
牧昊天从医院大厅走过来,像是一颗闪亮的星,无论在哪里都吸引所有人的眼球。他是来看秦老将军的,却看到陆子衿和秦暮生坐在一起动作亲密,顿时一股无名火升起;
陆子衿这朝三暮四的女人,自己那天就该把她丢在原地自己回家,让她留宿街头。
“额……我来看病啊。”陆子衿觉得他有些莫名其妙,“看病?看病看到肿瘤区?别告诉我你也长肿瘤了。”牧昊天的脸上带着狠辣的笑意,一步一步靠近她,犹如一只美洲豹慵懒的走向那只无力反抗的猎物。
“我……”陆子衿只觉得百口莫辩,可是又想自己为什么要和牧昊天解释,他以为他是谁。
陆子衿撇了撇嘴和秦暮生告别,就走,秦暮生就连想要挽留的机会也没有。却没有想到她的手一下子被牧昊天抓住,牧昊天以粗鲁的方式将她拽着,到了医院外面才被陆子衿甩开手。
牧昊天站在原地,双眼微眯,带着危险的气息,声音中带着蕴火正在燃烧,“陆子衿,当初是你主动来招惹我的,在我没有玩腻之前,无论是谁都不可以碰你你只能是我牧昊天的玩具。”
陆子衿怒气冲冲的走回家里,被牧昊天扯红的手腕还隐隐作痛,回到房间后将药丢在桌子上一头扎进棉被,可恶的牧昊天竟然这么恶毒的说自己。

相关文章

标签:

发表评论

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。 必填项已用*标注

网站地图xml地图