菜单

www.204.net:只是梁静珊一看炎凉站在那里,可是膝盖太疼

2019年11月26日 - 新闻中心
www.204.net:只是梁静珊一看炎凉站在那里,可是膝盖太疼

炎凉一直都紧紧拽着她的手腕不肯松,梁静珊心一下着急就想着用力挣扎出来,结果力道太大,梁静珊一不小心就碰到了一旁的桌角,炎凉看着她的身体就要撞上去了,连忙松开手,却不想正好一来一去的,让梁静珊彻底失去了平衡,整个人往后仰去——
“啊……不要……!”
梁静珊尖叫一声,炎凉面色一变,这个时候什么都顾不上了,只想要上前去拉住她,却只来得及拉住了她的衣角。不过自己也没有幸免,脚腕还崴了一下,其中一只手还重重地磕在了凳子上,手背上的皮都被戳破了,有血丝冒出来,疼的她倒抽一口凉气。
“怎么回事?!”
门口处忽然又传来一阵男声,原来是设计部总监余经纬刚巧经过会客室,就听到里面一阵不大不小地动静,推开门一看,见到两个女人都摔在了地上,而梁静珊似乎还捂着自己的小腹,一脸痛苦的样子。
余经纬丢下手中的资料就匆匆忙忙跑了过来,“梁小姐,梁小姐你没事吧?梁小姐……”
“她……她推我……”梁静珊一手捂着自己的小腹,一手指着炎凉的鼻子,面色略略有些泛白,“快点、快点送我去……去医院,我有宝宝……我的孩子不能有事……”
余经纬脸色已经十分难看,她抬起头来用质问的眼神看着炎凉,“怎么回事?”
炎凉心头一阵苦涩,她好像也没有推她那么严重吧?
其实她刚刚真的没有想过会搞成这样,而且她也是不小心的……
不过这种情况,对于梁静珊来说,她不拿着利用来狠狠打击一下自己都对不起她梁静珊的智商。
她抿了抿唇,将受伤的手往背后偷偷藏了藏,垂下眼帘,“余总监,还是先送梁小姐去医院。”
余经纬到底也就是一个总监而已,这种事情,他做到这个地步已经算是“立功”了,自然不会也不会在这个时候再浪费时间过问太多,当下就将梁静珊从地上抱起来,还十分得体地说了句:“梁小姐,冒犯了,你现在这样的情况不好随便乱动,我抱你下去,马上送你去医院。”
梁静珊却是一把抓住了余经纬的衣领,一字一顿地说:“……叫人、通知我大哥……”
“梁小姐放心,我一定会通知梁总的。我先送你去医院。”
炎凉的心一瞬间沉落到了谷底。
她知道梁静珊的目的是什么,她原本就想着要让自己滚蛋,现在这个简直就是绝佳机会,到时候她只要在梁希城面前随便掉几滴眼泪,再说的稍微严重一点,她都有可能会背上一个“杀人未遂”的罪名了。
她咬了咬唇,看着余经纬抱着梁静珊出了会客室,想了想,还是提起了沉重的步伐跟了上去。
不管怎么样,她都不能逃避,梁静珊现在还不知道会不会真的有事,她至少要跟着去医院确定一下她的具体情况。
只是,她的脚……也好疼,好像都不能走路了。
炎凉忍着脚踝处传来的痛楚,硬生生地踩下去,然后一步一步走向电梯口。
炎凉是左脚崴了,踩油门只需要右脚,所以还可以开车。
当她将车子停靠好了之后,才正巧发现梁希城的车子也停在了医院门口。
是关就亲自开的车,恭敬地帮他打开了车门,卓尔不凡的男人弯腰从后车座出来,然后大步流星地朝着医院大门口走去。
炎凉特地等着梁希城进了医院门口,她这才下了车。
脚踝还是疼的很,不过走得慢一点的话,步行不是问题。
她在医院服务台询问了梁静珊所在的位置,护士只是告诉她,目前病人还在急诊室,炎凉思忖了片刻,还是硬着头皮上了电梯。
妇产科的急诊室是在五楼,炎凉从电梯里出来,迎面就看到急诊室的大门被人打开,然后就见到躺在床上的梁静珊被人给推了出来。
她下意识地顿住,身子稍稍往墙角边上靠了靠,因为隔着距离不是很远,所以她梁希城和医生的对话她听得一清二楚。
“医生,我妹妹怎么样?”
梁希城的声音听上去带着几分难得的焦急,炎凉知道,以前上学的时候,梁静珊就会说,她那个大哥不严格的时候对她很好,只要不踩在他的底线上,所有的事情,他都会纵容着自己。
她心里却是更不安起来…… 梁希城到时候会不会责怪自己?
不,责怪算什么?也许他会觉得自己就是一个坏女人,因为看不惯梁静珊才会动手推她……
“梁少放心,梁小姐没有什么大碍,是动了点胎气,不过孩子和大人都没事,只要好好休息调养几天就好了。”
医生说的话让炎凉稍稍放宽了点心。 还好,她没事。
这样自己倒是少了一个“十恶不赦”的罪名,要是梁静珊的宝宝真的因为自己的失误没有了,她想她也会内疚的。
“炎凉,你站在这里做什么?”
宁致远是刚刚接到了电。话才匆匆赶到医院来的,谁知道一出电梯就见到炎凉偷偷摸摸靠在墙上,也不知道在看什么,他上前拍了拍她的肩膀,越是她才发现不远处就是梁静珊和梁希城。
而他刚刚的叫声也显然让不远处的梁氏兄妹听到了。
梁静珊一直都没有昏迷,神智很是清晰,骤然听到宁致远的声音,她就撑着手肘从车床上微微仰起头来,虚弱地喊了一声,“致远……”
宁致远站在炎凉面前还是有些尴尬,不过现在这个情况,他想当然也会冲着梁静珊跑过去。
只是梁静珊一看炎凉站在那里,面色顿时一白,抓着一旁的梁希城就说:“哥,就是炎凉……余总监和你说了么?炎凉她……她亲手把我推倒的,如果当时不是因为余总经凑巧经过会客室的话,我可能就……”
炎凉长长的睫毛抖了抖,那句“我没有推你”仿佛就在嗓子眼了,一抬头却正好看到了梁希城朝她投过来的视线——
所有的声音好似一下子都堵在了嗓子眼里,她怔怔地看着那个挺拔如衫的男人。
第一次,她在面对他那双深邃又惑人的眼眸的时候,不想避开。
也是第一次,她渴望在这个时候能够从他的眼底看到一些情绪……

我躺在床上,媛媛和豪平坐在我身旁,因为脚踝还是隐隐作痛,我一直紧皱着眉头。

文/倪龙

www.204.net 1

什么是屋漏偏逢连夜雨,正当我狼狈地难以动弹时,徐豪平一行人吃完饭走了出来。

等叫到了一辆出租车,徐豪平对我的三个室友说:“一辆车坐不下,你们先回去吧,我照顾扶尧就好。”

我快步走出火锅店,脑海里不断地回放着刚刚徐豪平给身边那个妹子的“摸头杀”的情景,我不自觉地攥紧了拳头,直直地往前面走也顾不上认真看路。不料膝盖碰到了路边停放的一辆自行车,身子向前倒下去,脚踩到一块砖头上崴了一下。室友还没来得及拉住我,我就壮烈地跌倒在了水泥地上,一股钻心的痛从膝盖上传来,一定是擦破皮了。

我们坐上出租车到了新桥医院,徐豪平抱着我坐在出租车后排,罗媛媛坐在前排。徐豪平低头在耳边一直絮絮叨叨地安慰我,我只能缩着脖子尽量远离这个危险的男人。

“不用不用,不自己可以应付。”

“也行,有什么需要帮忙的打电话。”

“好好好,给扶尧姑娘揉脚了。我以前打球的时候不小心踩到别人的脚啊,也是崴得不轻……”

孽缘啊孽缘,任何时候只要一遇到徐豪平准没有什么好事,不过还好这一跤没有被他看到。罗媛媛和二荞搭手想把我扶起来,可是膝盖太疼,我咬紧嘴唇,疼得眼泪都快要流出来。

“那你们先回去吧,我留下来帮一下学妹。”徐豪平给他两个哥们和那个女生打了声招呼。

相关文章

标签:

发表评论

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。 必填项已用*标注

网站地图xml地图